金家穷书生,短篇小说,守候,守候也是一种美丽,原创

日期:2020-09-17 19:27: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06

金家穷书生,短篇小说,守候,守候也是一种美丽,原创(图1)

金家穷书生,短篇小说,守候,守候也是一种美丽,原创(图2)

没想到六年后的今天,我会意外地接到漩儿的电话。

漩儿说她已从广州回县城了,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我。不知为什么,我抓电话的手有些抖。 我说你过来吧,过来让傻抱抱。正巧这天妻子上白班,女儿已送幼儿院。我说话的口气就显得有些放肆了。

漩儿没有变,依然是那样的活泼爽朗,依然是那样的胸无芥蒂。那双不知迷惑多少人的大眼睛依然是那样的清澈明亮。

我的哥呀,你还活着呢? 漩儿一进门就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那水蛇腰在咯儿咯儿的嬉笑声中摇摇晃晃,丰腴挺拔的乳房颤悠悠的。这小女子在我面前就从没含蓄过,尽管六年不曾见面,可还是老样子。

漩儿是我的邻居,小时候特别淘气,像个野小子,常与巷里巷外的男孩子打斗一气,如果吃亏受气了,就缠住我,非让我把欺负她的人打个脸青鼻肿才肯罢休。不知为什么,渐渐地,我常渴望她惹事生非,一旦她叫上我,我就会屁癫屁癫儿跟了去。考大学时,我俩填的是同一志愿,可阴差阳错,分别录取的是一南一北两所不同的学校。为此事,我沮丧苦恼了许多时间。大学毕业后,我受聘在本县一家集团公司做文秘工作,漩儿也在县一中做英语老师。

漩儿每次与情人分手,总会跑到我的宿舍诉说衷肠,一坐就是大半宿。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你到底有几个情? 漩儿眉眼儿一挑说,怕我缠不成? 说完脸上就挂满忧郁。好一会儿才说,我总是与爱无缘,在爱情的路上我像个匆匆过客。

这一年,不安份的漩儿辞职去了广州。

也就在这一年,父亲给我介绍了现在的妻子杏儿。杏儿是那种不声不响埋头苦做的女人,刚接触时我并不满意,漩儿那蹦蹦跳跳的倩影总在我眼前晃悠。那时候我母亲重病缠身,杏儿前前后后精心伺侯,比我这个做儿子的还要更尽孝心。母亲就拉住杏儿的手说,多好的一个姑娘呀。我家杨子能娶真是祖坟上冒青烟啰。

在我的生活中,杏儿似乎是白天与黑夜的影子,虽然无迷人之处,但也没什么缺陷,平平静静的,我无法拒绝。

金家穷书生,短篇小说,守候,守候也是一种美丽,原创(图3)

与漩儿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讲我听。

原来,她闯广州后,一直都在爱情的十字路口东张西望。除了赚了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票子外,没有什么浪漫发生,几年后又意兴阑珊地回到了余江小城,只因念起了故人,念起了我这个傻大哥。漩儿说,我曾幻想用一种精神的替代以完善自己,曲折地求得某种平衡,可是太难,我现在独居闺房( 漩儿的父亲用她打工赚来的钱在县城中洲新区建了一幢洋楼) ,可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曾一直渴望激 情,但这两年我好像更喜欢质朴与平淡,可是,看来已经迟了。

我不禁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如的鸽子。

漩儿又说,我一到广州就开始给你写信,可你连个音讯都没有,你一定是讨厌我这个傻妹妹。我这才晓得,漩儿给我的书信全被我父亲暗中扣了下来。听罢她的话,我心中不由痛了一下。那时候,我表面上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其实从骨子里是非常在乎漩儿的。如果当初父亲不暗中扣下漩儿的书信,如果漩儿当年不闯广州,如果六年前我大胆地对漩儿喊出一声我爱你…我的人生道路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致呢? 想起这些,我心里不由又猛地痛了一下。

接下来,我俩的见面中断了半个多月。有一天夜里,漩儿突然打我的手机,邀请我上她家做客。那夜妻子翻中班,女儿接去外婆家,我有一种无牵无挂的感觉。漩儿为我准备了水果,当然还有酒。我俩喝了很多。说起往事,我突然问,你难道不恨刘一章吗?

恨他? 我为什么要恨他? 漩儿用那双大眼睛盯住我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我拿她没办法,她是我遇到的最奇特最有个性的女人。

刘一章是我一个文学圈里的哥们,专写情诗,是个浪漫而又放纵的家伙。那天,我到刘一章家里去串门,却见漩儿系一条天蓝色的围裙像个小妇人一样从厨房里面款款而出,刹那间我傻了,我把刘一章扯到一边,一个字一个字直截了当地质问,你崽与漩儿同居了? 刘一章先是一愣。但即刻又恢复了平静,说,这有什么,如今是同居时代,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吗?刘一章的眼光落在别处,因为此时我眼睛里的怒火就像一把利刀直直地了他的心窝。

可你并不爱她! 我尽量抑制住内心的怒火。

她愿意跟我,再说,在我之前,鬼晓得她跟多少男人…没等刘一章说完,我上前就掐住他的脖子低声吼道,你养的敢再胡说八道,我活活掐死你!

可是,那时候我已无法拯救漩儿了,她已经完全不可自控地陷了进去…

我晓得你一直为我打抱不平,也只有你真正了解我,在我青春年华中,你是唯一真正关心帮助我的人。漩儿说着眼眶就红了。漩儿说,杨子哥,你觉得是被人爱着幸福,还是主动去爱别人幸福?

我怦然心动,却无言以对,漩儿主动去狂爱着刘一章,结果遍体鳞伤;而我被杏儿爱着,我却变得麻木不仁。真的,我是那种从外表到内心都极于平淡的男人,小时候父亲用多茧的手带我下地,他古铜色的背梁一片汗光,这成了我至今难忘的印象。我死心塌地地念书,一如我直莽待人,对生活从不敢作桃红酒绿的梦想。

也许,在漩儿眼里我是另类吧。

我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厚道总是意味着迟钝。现在想来,我的确是迟钝,甚至迟钝到愚蠢的地步。这时候,我听到漩儿自问自答,我总是比别人快一个节拍,我宁可主动去爱别人,哪怕别人不真心爱我。我说,可你还是孤身一人,也许,你的节拍太快了。漩儿笑笑说,所以婚姻与我无缘,这一点的我似乎又显得落伍了,这是不是很矛盾或者说很悲哀? 漩儿已经把外衣脱去,褪去长袜,把自已光洁的玉体裹在一件肉色的真丝裙里,不管从哪个角度欣赏,漩儿都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女人。她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我,似乎在耐心等待,等待我的双臂。这时候,只要我的双臂轻轻一弯,我俩就会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发生。可是没有,在我眼里漩儿是美好而纯洁的,我不忍心去这种美好和纯洁。

淡淡的忧伤和绝望使漩儿那双大眼睛盈满了迷惘的泪水。

当漩儿送我到门口时,她握了握我的手,双眼是那样的空洞和孤单。漩儿轻轻说,只要想她,就可以去看她。可是我时常想她却没有行动。公司里除了整天写材料就是开会,回到家里还得哄孩子做饭,我觉得自己深陷在生活的旋涡中,渐渐变得身不由自了。妻子杏儿深默寡言,缺少的恰是让人眷恋叫人怜的女孩子之气,婚前她需要的是归宿,妻子选择了我,婚后我需要的是良伴,我接纳了妻子。渐渐地,内心的寂寞使我怀念起无拘无束胸无芥蒂的漩儿。

金家穷书生,短篇小说,守候,守候也是一种美丽,原创(图4)

不久,我和漩儿的事竟传到妻子的耳朵里,仿佛我俩已做下越轨的勾当。妻子常用疑神疑鬼的眼神审视我,让我浑身不自在。有一次,漩儿送我一套《世界文学名著大全》杏儿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是那个野狐狸精送的吧?

假若她对这件事情能够处之泰然,我们之间是不会发生冲突以致危及家庭的,但她质疑的神态让我厌烦。我说,没错,正是她送的,但需要纠正的是,她不是野狐狸精,她是个女人,和你一样平平常常的女人。

出乎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当我和漩儿在白塔河堤散步时,杏儿突然出现在面前。她说,孩子就要上小学了,我又要上班,你最好对家庭负点。说完很不屑地瞥了漩儿一眼。这时候我本能的反应就是愤怒。我猛喝道,你不呆在家里,跑这里干什么? 我平生是最恨别人盯梢的,这不明摆着不信任我吗? 我堂堂六尺男儿,难道因为婚姻就该清除异性朋友吗? 对此我忍无可忍。漩儿倒是冷静,说,杨子哥,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吧。但她的脸色苍白,如奄奄一息。我对漩儿说,不,我们偏要在一起,明来明去的朋友,有什么可怕的。

杏儿流着泪悻悻地说,有本事你莫进家门!

第二天我赌气搬到公司宿舍去住,我不由得想起妻子的种种缺陷,就更不想进家门。漩儿劝我不要这样,还是搬回去,别惹嫂子伤心。我说不行,有了点颜色,她就想开染房。我得治治她的毛病。漩儿知道我的驴脾气,气没顺下去是不罢休的。她经常来陪我。我们仿佛携手回溯到了过去,又仿佛光阴倒流,把我们带到少儿时代。仅仅这种复活的感觉,我想任何一个做妻子的是无法给你的。

漩儿说,我要你知道,其实我对你从不要求什么,这一点你妻子可以放心,不过我总觉得,只要和你在一起,我烦躁的心就会显得平静,我就能寻找到从前的快乐。真的,能和你这个傻在一起,我很开心很满足。从小就如此。

我听得心疼,我没有告诉她,自从再次与漩儿邂逅后,我的心理居然有了障碍,每次与漩儿在一起就担心杏儿突然冒出来。我平静地对漩儿说,我想好了,我准备与杏儿离婚。

别说傻话,你没有理由这样做。漩儿坐在我的书桌边拿着笔涂涂画画,我夺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她怕失去你,所以提防你! 其实她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这以后,我和漩儿的事在单位传的沸沸扬扬、有眉有眼。我处处躲着同事,走路也急匆匆的。就凭这一点,我无法原凉杏儿,是她无中生有、胡搅蛮缠把我变成现在这种狼狈的样子。我打定主意对漩儿说,我偏要和你在一起,看她怎么办? 漩儿摇摇头说,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妻子,我俩是同学,是兄妹。我想她不会蛮不讲理的。

没几天,我接到漩儿的一封信:杨子哥,我走了,我还是到广州去,不要为心,多少年来,你是唯一关爱我的人,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我敬慕的傻。听妹一句劝,回到嫂子身边去,回到孩子身边去,他们都需要你。婚姻的质量有高低,而情感的发生却没有对错。如果是六年前,我会投进你怀里,让傻紧紧地搂抱,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你只能永远是我的傻…

我的思念被阻止,阻止在亲情、友情待人处事必须练达的后面,阻止在我和漩儿泛泛的没有内容的聊天后面,漩儿披挂着忧伤的情结再次出发,把许多的恩怨淡化成故事。如同我早先所担心的一样,我知道漩儿走后,此生我不会再爱别的女人,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婚姻,我推门,却见杏儿立在门口,她的脸上还挂满泪水。杏儿说,是漩儿打电话叫我来的,她,她是个好姑娘,我不该伤害她,她说她是出差顺便回一趟余江,我,我不该对她…望着泪水涟涟的妻子,我说,我们回家吧。

金家穷书生,短篇小说,守候,守候也是一种美丽,原创(图5)

一年后,我又一次接到漩儿的电话,原来漩儿并没有去广州,而是在邻县一个小山村里当小学教师,她说她非常爱乡村,乡村的孩子也非常爱她,她已经离不开那里了。

在我眼里,那是一幅背景图,漩儿飘然而去,在爱的天空行走,步履坚定。她在用心编织故事,编织的故事视角和广度比激情的我们更漫延。电话中漩儿还提到刘一章,说刘一章离了几次婚,如今居然又追上了她,希望与她结婚,可漩儿没答应。漩儿说,你知道,我们曾经同居过,但那是一种情欲,决不是真爱…要说爱,我已经体验过了,婚姻却没有…婚姻常常会把爱埋葬,可怕的就在这里。

这一点,我并不感到奇怪。刘一章曾经拥有她,可他一点也不加以珍惜,挥手间就轻轻地放过去了。多少个梦里,我狂吻她、拥抱她,就像浪花拥着大海,我们嘴唇的接触,肌肤的抚摸是那样的真切和疯狂。但现实中,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的兄妹情缘就像一张洁白的纸,我总想在这张洁白的纸上画一幅美丽的画,但一直找不到一支合适的画笔,机缘就在我的寻找中一次又一次地错过。

每天清晨,我都会倚立窗前,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似乎在静静地守候着,守候着一个熟悉的女人蹦蹦跳跳的倩影…

原来,守候也是一种美丽。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为我省职业院校教师综合素质提升

为我省职业院校教师综合素质提升

近日,由省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组织、省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高项

此次金瀚被拍到后承认恋情,金瀚又被拍到跟另一个女生亲密互动,两人只是朋友间的打闹

此次金瀚被拍到后承认恋情,金瀚又被拍到跟另一个女生亲密互动,两人只是朋友间的打闹

不久前,金瀚和张芷溪被拍到亲密搂抱,男方还去探班女方。很快的

本赛季的中乙球队中,官宣了7名新加盟的球员,帮助球队能够迅速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本赛季的中乙球队中,官宣了7名新加盟的球员,帮助球队能够迅速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早在十几年前,曾经的中甲联赛里就出现过南京的职业球队—南京有

这菜一上桌,用它下饭吃最美味,还可以搭配很多食材炒着吃,特开胃

这菜一上桌,用它下饭吃最美味,还可以搭配很多食材炒着吃,特开胃

莫愁厨路无知己,谁人不识小面姨。大家好,我是小面姨。今天小面

怒喷詹皇却被吓跑,这次他选择再次回炉CBA进行征战,球迷评,广州还信赖他

怒喷詹皇却被吓跑,这次他选择再次回炉CBA进行征战,球迷评,广州还信赖他

在湖人拿下本赛季总冠军之后,外界的质疑声仍然没有停止,比如勇

申花两场德比战找出2神人,曾诚今年可谓是申花最超值的引援,美中不足土炮很差劲

申花两场德比战找出2神人,曾诚今年可谓是申花最超值的引援,美中不足土炮很差劲

上海申花与上海上港的争冠组次回合,双方苦战到了点球大战,最终

球队赢球了就理应大肆庆祝,然而京媒可管不了这些,也无法阻挡这支国安

球队赢球了就理应大肆庆祝,然而京媒可管不了这些,也无法阻挡这支国安

在中超的各支球队甚至在全中国的职业球队当中,拥有球迷最多的球

泪目,父母双亡,CBA史上首位哈萨克族球员,今天开始,还是得重复一遍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

泪目,父母双亡,CBA史上首位哈萨克族球员,今天开始,还是得重复一遍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

帝哥敢这么说,在CBA所有球员里,没有人比他的故事更励志。所

给家人一道美味,用豆干搭配芹菜一起炒,爽脆鲜嫩营养高,一点肉都不用

给家人一道美味,用豆干搭配芹菜一起炒,爽脆鲜嫩营养高,一点肉都不用

喜欢吃芹菜的朋友应该可以看到,今年的芹菜要比往年的芹菜产量更

魔咒,输球的三支球队佳兆业,同样上演以下克上好戏

魔咒,输球的三支球队佳兆业,同样上演以下克上好戏

北京时间10月23日,中超第二阶段保级组迎来一场焦点对决,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