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死神

日期:2020-08-08 22:13: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77

邂逅死神(图1)

请您取出家里那半旧的大肚茶壶,沏上一壶酽酽的大红袍,听我说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您这一壶茶喝完了,我的故事也就讲完了。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11年前的那个初春,那时,我38岁。

世间有许多事情,都是人所始料不及的。当它向我扑面而来的时候,是那么凶猛,那么急促,令我猝不及防。

......

2007年5月15日

爸爸妈妈来多伦多看望我。在这里和我共度了一年的时光。就在机场和爸爸妈妈含泪挥别后的第二个夜晚,我突然感到右腹疼痛,就像一把极锋利的刀子,在腹内肆意横行,我疼得简直不能呼吸,一阵接一阵,疼的我使劲捂着肚子,在床上翻滚。持续了20分钟左右,疼痛消失了。这样的疼痛,以前也曾有过,只是几秒钟就过去了,所以我始终没有太在意,自以为是岔气了。然而这一次不一样,疼痛的持续时间长,而且程度深。我知道,一定出了问题。虽然疼痛渐渐消失,但心里仍是惴惴不安地睡了。

2007年5月16日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9点刚过,就给我的家庭医生办公室打电话,想预约时间做一个检查,我想知道肚子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痛得这么厉害,平时预约看病都要等一周之后,而今天,他的助手说,刚好有一个小时的空闲,就在中午的12点到1点。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及时的预约救了我的命这个让我喜出望外,我如期前往,对医生讲出了我的情况。他让我躺在检查床上,在给我检查之后,马上给我开了一个单子,让我立即去看急诊。他说有可能是阑尾出了问题。我一听,吓了一跳,要是急性阑尾炎,可不能耽误,要是肠穿孔了,就会出人命的。 从家庭医生办公室出来,我就直奔了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给分诊护士出示了医生的单子,告诉她我右腹很痛,希望能早点安排检查,候诊室人不多,可是在那里,等候的时间却很长,很久都没有人叫我的名字。于是我再次找到护士,说我感到很不舒服,希望能快点得到医治,这次她总算开恩给我病历让我进了诊区大门。我把病历交给了诊区护士,她示意我进一个小房间,我进去一看,还是候诊室,看来我还得等,候诊室里有电视,电话,墙上还贴着告诫病人要耐心等待的提示语。早就听说过,在加拿大看急诊,就会把人急死,看来真是名不虚传。我在这里前后等了将近六个小时,终于有个护士让我换上病人穿的长罩衫,躺在床上等大夫,又等了许久,进来一个年轻的亚裔大夫,出现在我面前,还询问了我的一些以往的身体状况,有不少词我都听不懂,他连比划带解释,最后,他说我需要做B超检查,可是今天不行,他给我预约到明天早晨九点钟,我耗费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只得到了一张B超的预约单,这个效率实在令我大失所望。

2007年5月17日

早晨八点左右,我就出了家门,还带了下午准备去实习单位的午餐,想做完检查就去上班。我8点半到了医院,找到了做B超的病区,把预约单交给护士,告诉她我是来做检查的,她微笑着接过单子,让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一会儿。这一会儿可又是将近两个小时,快到11点了,才有一个女医生叫我的名字,我赶紧答应,并跟她进了检查室,她做得很认真,在我右腹部反复检查,她让我带着病历,去找急诊大夫。今天的大夫是个犹太人,头顶上带着个小帽儿,瘦瘦的,戴一副眼镜,五十来岁的样子。他让我躺在检查床上,问了我一些问题,他告诉我,还要对我做进一步检查。他让护士给我抽血,进行化验,还是继续等待,在加拿大看病,实在是对耐心的考验,让病人在一轮又一轮的等待中,努力平和自己的心态,尽最大可能做到不急躁,不焦虑。

到了下午3点左右,护士交给我一大杯造影水,要求我在半个小时内喝下去,准备做CT。端着一大杯无色液体,尝一口,味道令人作呕。捏着鼻子喝下去,疑惑着身体的状况,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到下午3点半,我被去CT室做检查,操作机器的CT师给了我一张单子,让我作答后并签字。我接过单子一看,满篇尽是生词,顿时感到汗颜,文盲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医生见我面露难色,就马上找到一位会讲普通话的人来帮我翻译。那纸上写的都是些重大疾病。比如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哮喘,肾病之类的,我一概没有,于是在每一种病症后边画了叉,并签名栏里签上了名字。这是我第一次做CT,躺在渐渐平移的床上,还不大能听懂机器的语音提示,心里有点紧张。只是默默的祈祷,但愿没有什么大毛病。

做完CT之后,回到了诊区。刚坐下,一个身材不高,大眼睛的年轻亚裔女医生,来到我面前,她一脸严肃的对我说:我是手术医生,我叫Choi。我要和你谈一谈,你能听懂英语吗?有了刚才在CT室外签字的尴尬经历,我只能说:我会一点点。她马上说:好,那我边画边说。于是她拿来纸和笔,在纸上画了盲肠。她告诉我,这是正常人的盲肠尺寸。在旁边,又画了一个完全变了形状的肥胖的盲肠。她说,这里有一个肿块,长在那盲肠里面,盲肠被撑大了,盲肠的壁被撑的很薄很薄,现在盲肠的形状,就像一个气球,随时会膨胀,它一旦爆裂,我就有生命危险。

所以,”她郑重地对我说:我马上就要给你做一个手术,把这个肿块,就是把这个定时炸弹,在它之前取出来。”

我呆呆的听着她说,感到后脊背发冷,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里会有肿瘤,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定了会儿神,我小心的问她:是癌吗?”她回答我:我现在不能肯定,但是我非常担心,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马上做手术的原因,你的家人在这里吗?”在。”我马上回答。让他马上过来。”

我马上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哽咽地对老公说了我的情况,他立刻说:你冷静一下,我马上就到。”等我放下走到我面前,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还这么年轻,这么健康,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把手术做好,请相信我。”从她的目光中,我读出了真诚与自信,还有就是那份无可辩驳的笃定。我的脑海里乱乱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轰然,茫然若失地坐在椅子上。

在等待老公来医院的分分秒秒里,我回忆着这些日子以来,紧张繁忙的生活。我几乎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在笼子里的老鼠,在巨大的压力下,急促的奔跑,到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是积劳成疾。我才知道自己不是铁打的,当身体和精力透支的时候,也就给了疾病乘虚而入的机会。

老公来了以后,我竟然面对他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顺从地在护士的指示下换上了罩衣式的病号服,躺在带轮子的病床上,护士给我打了点滴,又给我盖了一个被单。我在床上默默地等待。一会儿,一个护工模样的中国人,走到床前,边推边说:我们现在就去手术室。 我任凭他推着我往前走。我的眼前,是医院楼道的天花板,一盏盏日光灯从我的眼前向后移动,而楼道的那一段,却是我未知的世界。我开始恨那个长在我体内的魔鬼,为什么在千万人中,偏偏选择了要折磨我?我开始恨自己,恨自己平时忽略了健康,忽略了好好照顾自己。

在手术室的门口,我嘱咐老公,要照顾好孩子。他安慰我,让我放松心情。我忍不住落泪,情绪的激动,令我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发抖,我感到冷,感到非常非常的冷,也非常非常的害怕。我感到无助,感到我的身体,仿佛在坠向深渊。刚刚和妈妈分别两天,却非常非常想念她。回忆着几年前心脏手术。妈妈用她的经历告诉我,什么叫做坚强。我心里也不住的告诉自己,要像妈妈那样。 手术室门口的护士看到我不停地发抖,就给我盖上一个刚刚从烘箱中取出的暖被。我立刻感到了温暖,身体不再发抖了。年轻的护士对我说:你不要担心,我在这工作好几年了,我看到这里的大夫,个个都是非常优秀的,你有病来到这里,就算好了,放心吧。她的话,让我心里稍稍的平静了一些。

过了大约15分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一个年轻的护士,她开始询问我今天的饮食情况。我告诉她,我中午吃了一片面包。 她听完我的话,脸上立即露出紧张的神色,急匆匆回到了手术室。马上手术医生Choi和另一个男医生从手术室出来,继续询问我吃面包的事。Choi说手术前不能吃东西。我解释说我当时不知道需要做手术,也没有人告诉我不能吃东西。Choi严肃的告诉我,手术前吃东西生命危险。麻醉剂的过敏反应容易引起呕吐,如果呕吐物进入肺腔就会造成窒息。

手术要做,又有危险,这怎么办?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也没有做好手术准备。我心存侥幸地问:我明天空腹一天,晚上再来做手术吧。可以吗?”Choi坚定的说:这绝对不行!你的手术一刻也不能耽误,必须马上做!如果你今天回家了,我今天夜里都不能入睡。太危险了!至于你吃了东西,我们给你洗胃,手术!”在加拿大,通常来说,就医效率是很低的。但是,当医生遇见像我这样非常紧急的病情需要处理时,他们就会启动快速通道,采取非常手段,来确保病人的生命安全。这使我对加拿大的医疗体系,有了新的看法和概念。

在老公充满鼓励的目光中,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看见有三四个人在忙碌着准备手术,听见手术器件在盘子里的碰撞声,躺在无影灯下,我默默的祈祷:上帝呀!今天,我把我的生命交给你,恳求你帮助我,渡过难关,渡过生死,让我重新有健康的身体。这时,我听见麻醉师在我耳边轻声的问:Are you ready? 我知道,在这一刻,我是没有选择的权利。无论怎样,唯一的答案都是Yes. 随着麻醉剂的注入,我的意识一下子就消失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本来是没有手术安排的,因为我的情况紧急,医生临时手术室准备手术,住院处准备病房。麻醉师和相关的医生护士,所有的人都争分夺秒地和我身体里的那个肿块抗争,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排雷让我脱离危险。这让我想起在国内住院手术,不知道要给主刀医生,麻醉师,和相关的人,多少打点才可以安排好手术的事。心里由衷地敬佩加拿大医护人员的敬业和救死扶伤的精神。

在一声声的呼唤中,我渐渐苏醒。听见仿佛特别遥远的声音说:手术很成功! 我的眼皮沉得抬不起来,随即又进入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

2007年5月18日

早晨醒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病房里。两只胳膊上都打着点滴,点滴管的另一端,连着一个自动输液仪器。仪器的屏幕上显示着:125ML/HOUR。两个鼻孔里都插着管子,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下身插着尿管。不用照镜子,都可以想象的出我苍白的脸。病房里一共四个人,我的病床紧挨着卫生间,大概是为了照顾我行动不方便吧。

护士来给我量体温,量血压,抽血,又在腹部的伤口附近和胳膊上注射药物,护士说的话,我也不能完全听懂,搞不清楚那些药是什么作用。

到了吃早餐的时候,护士给我送来一个托盘儿,里面有一小杯果汁,还有一盒果冻。在加拿大,住院病人的所有费用,都有政府支付,包括手术费,床位费,护理费,医药费,甚至餐费,这和国内大不一样,不需要家属陪床,护士负责所有护理的事。每张病床都是一台很精密的机器,有许多按钮,可以随意调节床的高低位置和弯曲程度,还有呼叫器,配有电视开关,和频道音量调节按钮。我猜想在国内的高干病房里,也许都不及这样的病床吧,而且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每个病人都可以平等地享用这里的医疗设备。

到了早晨10点半,Choi来病房看我,她向我同时伸出两个大拇指,微笑地告诉我,手术非常成功,让我放心,我马上对她说:非常感谢你挽救了我的生命。可不可以告诉我,取出的是什么东西? 她说已经去做切片实验,等有了结果就告诉我。她笑着跟我说,她准备去度假,过两天再回来。

又昏昏沉沉的睡到了中午,午餐还是果汁果冻,外加一小杯鸡汤。护士给我拿来了医生开的消炎药,又给我端了一杯飘着冰块的凉水,让我把药吃了。

看着那杯水,我着实吓了一跳。我的中国胃接受不了冰水服药,只好向护士要了杯温水,把药吃了。

麻醉剂的作用渐渐消失,我的伤口越来越疼,而且肚子胀得很难受。护士从点滴架上,取下了一只连着电线的按钮,电线的另一端连在一个机器上。她告诉我:如果你觉得很痛,你就按一下这个按钮。我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按,我就不那么疼了,而且很快就睡着了。

晚餐和午餐一样,鸡汤变成了牛肉汤。一天多来也没有吃东西,我感到有些饿了。

2007年5月19日

早晨来查房的大夫是个小伙子,他把贴在伤口上的胶布揭开。我按着病床上的按钮,把床头抬起来,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伤口。长长的伤口上,爬着许多订书钉,我数了数,一共17颗!原来,在加拿大的手术缝合上,不用线,而是用金属钉。金属的钉嵌进我的血肉之躯,看起来真的很恐怖,我也感到特别委屈。

到吃早餐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阵恶心,随即大口大口的吐出褐色的液体。我肚子上的伤口像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辣的疼痛难忍。正在这个时候,我的家庭医生来到了病房,他向我解释了病情,并且嘱咐我,那个止痛的小按钮要慎用,否则会引起药物过敏,导致呕吐。我仔细地端详着,那个装止痛药的仪器,医生说,那个就是,是强力的止痛药物。难怪我用过之后,就会有然的感觉,就让我心里有点害怕。成瘾可不得了。再说,我也不想再体会呕吐的感觉了,所以下决心不碰那个可怕的按钮。

下午,医生让我下地活动。把床头调到了最高的位置。缓缓地侧身,用胳膊撑着上身,慢慢地把腿上挪到了床沿。腹部的剧痛,让我的行动受限制,根本坐不起来,还是老公帮我坐起来,扶我下床。我哈着腰,推着点滴架,又拖着尿袋,在老公的搀扶下,艰难地在楼道里蹭。咫尺的距离对我来说,却特别遥远和艰难。才走两步,就已经气喘吁吁,头晕眼花了。我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看着楼道里来来去去自由行走的人们,我心里出现了四个字,那就是健康真好!

每天的饭都是一样的,好像这个世界上有永远都有喝不完的果汁和果冻等着我。偷偷瞥见其他病友的餐盘,他们有鱼有肉,吃得津津有味,我真是想吃一点,至少我不会因为饥饿而感到胃疼,平时我有一些胃溃疡,稍不留意,它就会发作一阵,现在我的胃里几乎是空的。疼痛,像个魔鬼,一刻也不停止地折磨我。

到了晚上,我的胃更疼了,似乎有一把刀子在割我的胃,这种疼痛,似乎已经超过了我伤口的疼痛,我用手捂着胃,咬紧牙关只能忍。夜渐渐的深了,我一次又一次,握着那个按钮,可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再忍一忍。夜,真是太漫长了,躺在床上,盼着天亮。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坚强,要挺过去!直到凌晨五点,我被剧烈的疼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只好叫来了护士,要求她给我打一针止吐剂。在止吐剂的保护作用下,我才极不情愿的按动了那个按钮。

2009年5月20日

在的作用下,我小睡了一会儿,到清晨医生查房的时候,我告诉医生,我的胃特别疼,很想吃一点东西,哪怕是一小片面包也好。他说为了保证肠道的恢复,我还不能吃东西,这几天我需要不间断地输入营养液来维持身体所需。看来我只能喝热水充饥了,我猜想,在中国60年代初闹饥荒的时候,大家忍受的可能就是这样的痛苦。我眼前不断飘过的,都是老公许诺给我做的排骨汤挂面。 我的胃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我,我也是每分每秒都和它做斗争。那尖锐的痛,开始令我胡思乱想,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胃出了问题。为了这个胃痛,我不得不在注射止吐剂的同时,再次为自己注入了强力而又可怕的液体。

2009年5月21日

这是术后的第四天,发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我的肚子,始终很胀,一碰就疼,查房的大夫摸了摸,觉得不正常,就对我说:你的症状不对头,你有可能需要第二次手术,手术大夫一小时后就到,你马上你的先生,我们希望你接受手术的时候,他能在这里。”他严肃的神情和坚定的话语,令我感到眩晕。我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不止,我感到眼前的世界要坍塌。我到底是怎么了?非要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和折磨?”我心里既愤怒又悲哀地 自言自语。

护士马上给我端了一大杯造影水,怜惜地对我说:我知道你不爱喝这东西,亲爱的,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吧,一会儿去照CT。的药物作用,本来就使我有点恶心,面对新的状况,我别无选择,只好无奈地把造影水喝下去。

做完CT检查,我被推到CT室门外的楼道里,我的心情沉重极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闭着眼睛,回忆着这几天受的痛楚,想到这些折磨还要双倍的加在我身上,这会是多么严酷的刑罚,我怎么能受得了?我的上帝啊!求你怜悯我!我实在受不了了!

怎么了?媳妇?”听到老公的呼唤,我睁开眼睛,他的脸离我很近,从他的眼眸里,我读出的是焦虑和担心。护士给我打了电话,我赶紧就来了。”他急切地对我说。我的情况不太好,可能需要再一次手术,我很害怕。”我缓缓地说。老公紧握着我的手,对我说:不要怕,要真是有问题,还得尽快解决,做完了就好了。”

我又重新被推回了病房,护士给我插了尿管。我心里想,这回是在劫难逃啊!四天之内做两个手术,这该是什么样的病情啊!我感到自己的生命仿佛被悬于发丝,特别后悔没有好好安排生活节奏,把自己累垮了,还给亲人带来了忧虑和痛苦。躺在床上,我特别特别想我可爱的女儿。也特别想父母亲,他们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真是很担心一家人被分隔在阴阳两界,我害怕我们从此无法彼此相见。我嘱咐老公,一定要照顾好孩子,将来也要好好照顾爸爸妈妈,他们没有别的亲人了。老公劝我不要胡思乱想,要我相信加拿大的医疗水平。等做好了手术,你又是一个新人啦!他又不断的鼓励我,要像妈妈那样坚强。

在床上等待CT结果,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在病房里等了近一个小时,可在我的心里,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如同一个等待上刑场的犯人,忍受着难耐的煎熬。我的思绪,也仿佛来回游离于生与死之间。我还那么年轻,我留恋这个美丽的世界,我的灵魂中充满着对生命的渴望。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完成,许多的人生经历还没有度过,女儿还那么小,我不想就这样痛苦地离开......

这时,护士向我的病床走过来,我的心狂跳不止,仿佛生命的大限来临,怯怯的望着她。她微笑的对我说:好!你的CT检查结果没有问题,不需要再做手术了。

Oh! Thank you LORD! 我像是一个无恶不作,罪孽深重的罪人,得到了大赦一般,身子一下子轻了,双手合十,赞美上帝!经历了这样一场有惊无险的插曲,我深深的感叹着生命的脆弱与顽强,体会到上帝的怜悯与拯救。我再一次告诫自己,在今后的生活中,要吸取教训,让我的生命在和谐的韵律中延伸。

2007年5月22日

我的手术大夫度假回来了,她给我做了检查,说一切正常,恢复的不错,鼓励我多下地行走。尿管也拔了。她告诉我可以吃东西了。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终于从困难时期逃出来,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了,我的胃也再也不会承受犹如般的痛苦了。

好不容易盼到了中午开饭的时间,真想知道能给我送来什么饭,我怀着喜悦的心情期待着,猜测着。我等来的是四小芽夹着奶酪片儿的三明治,还有牛奶,细嚼慢咽中享受了我术后的第一顿美餐。

下午护士来到我的床前,除去了注射的仪器,我也从此告别了那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小按钮。

到了晚餐的时间,我被我的晚餐吓了一大跳。盘子里摆着一大块鸡胸肉,一些米饭,还有一点西兰花。在我的概念里,手术后的病人只能吃流食。我没有想到在加拿大,病人在被饿了几天之后,竟然允许吃肉。我别无选择,每样都吃了一丁点儿。西餐就是没有中餐更富于美味,我越来越期待老公做的汤面了。

晚饭后,扎在我左手腕整整五天的点滴管被取下,尽管下地活动的时候,还需要弓着腰,驼着背往前蹭,但没有了这些管子,我行动起来,比以前还是轻松些了。

到了傍晚时分,好友Diana夫妇来医院看望我,得知我在医院里吃的不可口,就马上回家给我熬了肉粥送来。捧在手里的粥冒着热气儿,还散发着肉的香气,喝起来真舒服。我得意地想,胃里有食,今天晚上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可天不随人愿,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状况。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每隔两三分钟就会有尿意,每次却只是数滴而已,简直离不开马桶,苦不堪言。因为无法入睡,我只得求助护士,护士说要收集我的尿样去化验,可能是尿路感染。我问她能否给我吃点治尿路感染的药,护士说要等第二天大夫来了才能开,现在是晚上10点,我要等13个小时才能见到大夫,可是我今天晚上怎么办呢?看来不能指望别人了,脆土法上马,自己蹭到厨房烧水,坐在床沿儿上,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我的心里不住的祈祷,求上帝医治我。喝完水,已经是凌晨一点一刻了,我还是不敢,因为除去了之后,腹部的伤口还是很疼,每次起床和躺下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声音去睡吧。难道这是上帝的声音吗?那么温柔又充满慈爱!我慢慢的躺下,现在果然没有憋尿的感觉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忽然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尿意惊醒,一看表是两点钟,我居然坚持了45分钟!再去厕所,也没有疼痛的感觉了,真是感谢上帝医治!尽管每次起床都很辛苦,但我还是坚强地挺过来了。

2007年5月23日

昏昏沉沉地在护士一次次的呼唤中醒来,每天清晨,护士都要进行常规的检测和化验,这里的大夫和护士都非常认真负责,态度也极好,这令我倍感温暖。

今天的早餐是一个冷鸡蛋,一碗麦片,一盒牛奶,一杯咖啡,外加上一块蛋糕,我一看就失去了食欲,但也勉强吃了一点儿,心里想着中午老公就会给我送来好吃的汤面,不时的看表,期待着幸福的时刻快快到来!

护士问我想不想洗澡,这可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我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洗澡了,头发里的味道我自己都觉得恶心,我计划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美美的洗个澡,可现在我有伤口,怎么洗呢?在中国,做过两次腹部手术,都要等到手术后很久,伤口完全愈合了以后才能洗澡。我对护士说了我的顾虑,她给我的伤口外面的纱布上,蒙了一层防水的薄膜胶布,用于保护伤口。她带我去洗澡间,帮我调好水温,放好座椅,扶我坐下,还把我要换的衣服帮我放妥,嘱咐我,如果需要帮助,就拉一下墙上的紧急呼叫拉绳。这是我在中国做手术时,没有受到过的照顾。温暖的水透过花洒,流过我的身体,从上而下,让我感到通体的舒适。心里祈愿这水流,可以把我身体里的疾病,都统统带走。

从洗澡间出来,我感觉精神好多了,就连伤口都不那么疼了。回到病房,梳好头,护士看见我说:这回你是个漂亮的女人了。我知道,这可恶的病把我折腾得不成样子了。

大夫来查房时,也称赞了我的新形象。在检查完伤口之后,她给我开了消炎药和止痛药,她告诉我了一个非常好的。第二天就可以拆线,实际上是拆钉”就可以出院了。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也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孩子了,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同时,我又小心翼翼的问她病理切片的结果,她迟疑了一下,说:它是一个很早期的肿瘤,有小鸡蛋那么大,你非常非常幸运,它长在盲肠的里边,没有扩散就被取出来了。”我再一次感谢她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挽救了我的生命。同时也感叹于上帝所赐的特别保护。

中午老公给我送来了他精心调制的排骨汤面,那扑鼻的香味令我食欲大开,我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告诉他即将出院的好。

2007年5月24日

今天,应该说是个幸福的日子,早晨大夫查完房,就给了我一张她的名片,上面写着让我去复查的时间和地点。就让护士给我起钉,护士用一个小小的专业起钉器,把伤口上的17颗钉一一取出。

马上就要出院了,心情真好!想着等着老公来,办好出院手续,我们就可以欢欢喜喜的回家了。老公来了以后,看到我的精神很好,他也很高兴。护士交给他医生开的消炎药处方,让他去药房买药。我高兴地问护士: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她回答我说:你随时就可以走啊。”我又疑惑的问:不需要办什么出院手续吗?”她笑着对我说:你现在就可以回家啦!祝你恢复的顺利!”这一下让我回忆起了多年前,在北京复兴医院,生孩子出院时的情景。那天,护士把新生的婴儿,都抱走去洗澡,可是过了一会儿,别的小婴儿香扑扑的回来了,只是不见我的宝贝。我问护士怎么回事。护士说:你不是今天出院吗?去办好出院手续,结完帐再来领孩子。”我新生的宝贝就这样做了一次人质”

在加拿大住院,所有的事情,都由大夫和护士办理了,不需要病人和家属跑腿打点。该出院的时候,病人抬腿就走,不需要为任何的费用而担忧。我第一次享受了加拿大高效,安心又温暖的医疗福利。

......

眼前如同放一样,回忆着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回忆着在医院度过的八天七夜的分分秒秒,很漫长,也很难忘。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历了疾病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打击;经历了心坠谷底,命悬发丝的惊心动魄;也经历了病情峰回路转后的柳暗花明;经历了痛定思痛后的反省;也感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关心与帮助;但最重要的,是我感受到上帝的真实同在,感受到了他的能力,恩典和拯救。我知道自己的渺小和脆弱,深感他从未放弃我,万事都有定期,在我最急难的时候,是他背着我前行的,带我冲出了死荫的幽谷,是我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人常说,生病不是好事,我却认为,因为这件事,让我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人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开始寻求真理与爱,开始寻求这世间万物的主宰,这就是极好的事。此时,我再次聆听到了自己在风雨中成长的声音......

......

茶壶里那酽酽的大红袍,是不是已经见底儿了?我的故事也讲完了。

后记

在出院三个月时,伤口长好了之后,我接受了洗礼,成为了徒。今天特别再次记录多年前的经历,是为了随时告诫自己:我是蒙了大恩的女子,今生来世都是有主的人!

封面摄影:Susan面艺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护士

护士,是指经执业注册取得护士执业证书,依照本条例规定从事护理活动,履行保护生命、减轻痛苦、增进健康职责的卫生技术人员。护士之名来自1914年钟茂芳在第一次中华护士会议中提出将英文nurse译为“护士”,大会通过,沿用至今。护士可以分为主任护师、副主任护师、主管护师和护师。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虽然外界总会用黄金一代来形容这批球员,后起之秀可堪大任

虽然外界总会用黄金一代来形容这批球员,后起之秀可堪大任

12-13赛季山东鲁能在名帅滕卡特的带领下刮起青春风暴,鲁能

每日视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梦,舞蹈风暴2定档10月10日

每日视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梦,舞蹈风暴2定档10月10日

1、中央广电总台《国庆特别节目》今晚8点播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一天两条热搜登顶,被宠坏的是郑爽,郑爽还是顶流

一天两条热搜登顶,被宠坏的是郑爽,郑爽还是顶流

没有一个流量艺人有郑爽这样的热搜体质,随便说点什么都能一天两

从素人转行为爆红,肖战再次迎来了新剧最美逆行者,早剧中的男主就是王一博与肖战

从素人转行为爆红,肖战再次迎来了新剧最美逆行者,早剧中的男主就是王一博与肖战

早剧中的男主就是王一博与肖战,这两人的搭档合作也算是很有默契

但是和许晴比起来还是有一点点逊色,二人同框照流出后,网友,真实妙不可言呀

但是和许晴比起来还是有一点点逊色,二人同框照流出后,网友,真实妙不可言呀

小编猜想明星们感到非常尴尬的事情,就是在同台的时候,遇到一个

金牌反派专业户计春华,入行31年的他,如今60岁的车保罗在菜市场当监督

金牌反派专业户计春华,入行31年的他,如今60岁的车保罗在菜市场当监督

“配角也能很精彩”说得大概就是那些演技出色,并给观众留下了深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有青春的元素,观众们不仅消费到了吴亦凡的过人颜值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有青春的元素,观众们不仅消费到了吴亦凡的过人颜值

自从听过《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这部的名字后,就对它很有印象和好

认为失忆梗太过老套,李准基重启人生,如果说姐姐的行为是源于对弟弟的爱

认为失忆梗太过老套,李准基重启人生,如果说姐姐的行为是源于对弟弟的爱

都贤秀15年记忆清除,被恶意浇灌的花,终于又能向阳而开—引言

破格录取巩俐,坚持与沉着,但巩俐选择继续艺考

破格录取巩俐,坚持与沉着,但巩俐选择继续艺考

巩俐,这个因演技精湛、气场两米八而被称为“巩皇”的女人,没想

为何电视剧里的公主抱那么轻松,所以当看到他们拍摄时的全身照之后,原谅我笑出了猪叫

为何电视剧里的公主抱那么轻松,所以当看到他们拍摄时的全身照之后,原谅我笑出了猪叫

对于喜欢看影视剧作品的小伙伴们来说,相信大家应该都知道,在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