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柏,关于会计专业课程的介绍

日期:2020-01-17 18:20: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56

刘松柏

1

故事发生在川东某偏僻小镇。

从六月底到七月初,瓢泼大雨、绵绵小雨像讨债鬼一般缠上了这个群山绵延的地方,天气预报里每天都离不开一个“雨”字,大雨、小雨、暴雨、阴雨…,让人心里闹腾得慌,政府专门发文提醒大家要注意特大山洪的袭击。

傍晚,天空又是阴云密布,风夹着雨“呼呼”地吹着,街上静得不见一个人影,大家好像都被这闹人的霉雨折腾得没了精神,或躲进屋里做着自家的事,或钻进被窝里温暖舒适地做着美梦,也有闲不住的,趁着这什么事都不能做的鬼天气,往麻将馆里钻,让自己过上一把赌瘾。

刘松柏,40岁左右,中等身材略显佝偻、稀拉眉毛旁已有了刷把般细密的皱纹,一双略显不甘的眼里总是藏着从未消失过的倦意。刘老师,你可要注意休息呀,关心他的人见着时总要叮嘱一句,没事没事,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呵呵,他总是这样回答着好心人的叮嘱。

一家人静静地吃完晚饭,儿子在电视机前犹豫片刻后,终于还是没敢拿起桌上的摇控板,极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屋里做作业,耳边还不时响着老爸的谆谆教诲,我们家就靠你了,你老爸没出息,混到40多岁了,也只不过是个小学教师而已。

80老父放下碗筷又摸索着拿出了他要命的烟袋,点燃了老辣的兰花烟,叭叽两口之后,满屋子都溢满了呛人的兰花烟味。媳妇冬花虽然已闻惯了,但今天却显得有些娇气,咳嗽着放下手中还没有吃完的饭,跑到里屋去了,一会出来了,也不管还在吃饭的刘松柏是否吃饱了,自顾着开始收拾起桌上的碗筷,刘松柏心中有气也不好发,索性不吃了,冬花看都没看他一眼,端着那没吃完的半碗饭朝猪圈走去。

刘松柏来到窗前,看着下得正欢的雨发呆。

冬花不说话,收拾碗筷的声音很响,一会儿是什么东西掉地上了,一会儿又好像是锅铲使劲敲打着锅边的声音,这声音刘松柏听得多了,也练出了听惯不惊的功夫。父亲打开电视,新闻联播已播完了,又是该死的天气预报,“东部、华南大部…”又是播音员烦人的大雨小雨阴雨绵雨暴雨的预报,这种声音刘松柏不要听。

2

虽然夏至才过没几天,但因连日的阴雨,黑夜也接着来得早了许多,还不到8点,黑色就像块大帏布,把小镇完全围住了。

刘松柏头上打着雨伞、背上披着蓑衣、脚上穿着雨鞋,裤脚挽得高高的,慢腾腾地向磨坊小学走去。

刘松柏一来因为自己是本周的值日老师,又遇上这样的天气,有事无事在学校里呆着总没有错,二来也不想在家里看冬花那总是比下雨天还阴沉的脸,他总是借故有事无事地朝学校跑。

他知道冬花为什么总是这样对他,他也不恨她,谁叫自己没有出息,混了40多年,也没混出个样子来,没能让她在亲戚朋友面前露露脸,特别是她的母亲,当初就不同意他俩的婚事,她说请人暗中看过了,刘松柏印堂不宽,鼻梁不挺等等,总之说他这辈子不会出人投地,更不会有飞煌腾达的一天。那时,他和冬花都年轻,冬花也不信的那一套,刘松柏也雄心勃勃,不信命运就不会垂青于他,千回百转之后,他们终于幸福地结合在一起了。

77年高考恢复那年,刘松柏就去参加了,虽然没有考上,但他并没有灰心,第二年他又去了,还好,他被一个师范校录取了,终于跳出了农门,成了村里、乡里的红人,成了令人羡慕的对象,丈母娘也转变了对他的态度。

刘松柏的最高愿望并不是当老师,他认为自己至少也要混个乡长之类的官来当当,才不至于枉然活一回人。既然老天爷让他当老师,那就先当老师吧,以后再想办法转行当官,来个“曲线救国”也未尝不可。可是,一切并不是朝着他设计的方案发展,一次又一次的转行,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自己虽然没有失去信心,但最可恨的是时间不等人,一混就四十多岁了,转行当已基本不可能了,于是,他让自己习惯了看冬花的脸色,对丈母娘无情的奚落,他已练出了刀枪不入的硬功夫,好几回想要同丈母娘摆开阵势一见高低的,但看在冬花的面上,看在这日子还要过下去的大气候上,他发挥出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大肚量,同丈母娘一笑而过地,躲到学校去,等丈母娘离开了,家里不会有暴风骤雨了,他才会回去。丈母娘虽然走了,她的话却固执地留在了刘松柏的内心深处,本来就不死的心也常常折腾得他越来越多地失起眠来,近两年头发也掉得越来越多了,秃了顶的他,再也追不回半点青春的影子,最后,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兴许儿子可以实现他的愿望,所以,管好儿子,儿子成不成器也成了他的心病。

透过昏暗的街灯,刘松柏踩着街上不断流淌着的雨水,不断发出噼叭噼叭咕叽咕叽的声音,这声音同麻将馆里传来的哗哗洗牌声混合在一起,好像在唱着一首雨天小镇上极不谐调的歌,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扯天扯地的大雨无休止地延伸着,从他的身旁一直延伸到远方黑漆漆的夜幕中。

刘松柏,关于会计专业课程的介绍(图1)

3

听着阵阵稀里哗啦的洗牌声,刘松柏的心不禁颤抖起来,躲在蓑衣后面的手也禁不住冒出一层薄薄的毛毛汗,他清楚地记得那是去年放寒假的时候,学校刚刚开完总结会,刘松柏模着口袋里的500元教学质量奖和500元的过年钱,心里乐滋滋的,心里想着冬花有了这1000元钱后,可以比较顺心地安排张罗过年了,一定会有了好脸色,也一定会在床上好好地温柔温柔他的饥渴了,不免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刘老师好呀!”刚刚跨出校门,几个平时爱在一起的哥们就叫住了他。

“嘿嘿,还好!托哥们的福呀!”刘松柏拱手作揖地说。

“平时你太忙,我们哥几个也不好来打扰你,今天怎么样?有时间了吧?”

“嘿嘿,哥几个不是知道的嘛,今天放假了,不过,我得回去,冬花正等着我哩。”

“呵呵,你和嫂子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这么粘糊着,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走,咱哥几个今天玩玩,晚饭我请客,怎么样?”

大家连推带搡地把刘松柏弄到了一家馆子,吃喝到尾声的时候,有人提议今天机会难得,大家索性玩个痛快,只有刘松柏不表态,他知道索性玩个痛快的意思是什么,在这样的地方,文化生活极度缺乏,大家都空虚得很,只有玩麻将,才能填补这空虚的大脑,刘松柏因为家庭原因,一般不敢玩大的,过年过节只同几个退休老人们玩玩一角两角的,一、两元钱解决一下麻瘾,有时也觉得一个大老爷们,连玩玩麻将也这么窝囊,心里也难勉憋闷得慌。

“你们别这样盯着我,你们要打就去打,反正我是不去的。”见大家都盯着他,刘松柏慌了。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真是没劲。”

“老刘呀,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怕老婆就怕到这个份上了,这样活着真是没有意思。”

“不是我怕…”

“算了!算了!我们走!”

“我说老刘呀,你别这样扫兴好不好!…”走了两个,还有一个没走,在好言劝着刘松柏。

“走吧,玩就玩吧,我就不相信我一定就是输!”

“这就对了,说不定你的手气最好,今天让你的钱翻番也未可知。”

出来的时候,那俩个并没有走远,他们站在电杆下抽着烟,好像在等着刘松柏,劝刘松柏的那个给二位递了个眼色,四人向他们先就订好了的茶楼走去。

上得桌来,打的是血战,刘松柏虽然已玩过,但那是什么概念,今天是什么概念,是过去的一百倍呀!首先他自己就慌得不行,第一盘就把自己打成了相公,如果他不说出来还好,谁知他又说出来了,除了前面胡了的那人外,还有两个怎么也不胡牌,刘松柏只好陪着摸牌,一直摸完最后一张牌,人家都有“叫”只等着他摸钱了,他赔两家,一家清一色极品,80元,一家对子胡,20元,一百元钱就这样出去了,一年12个月的奖金去掉了两个月的。刘松柏说不打了,可人家说一个大老爷们,才输100元就输不起了,就要拆坛子,真是太不够意思了,人家还说,这是第一盘,看得出什么呀?轮流转,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哩,人家又说了,走来输一百元就走了,那一定就输定了,你总还是应该捞捞吧。刘松柏想想也是这个理,他又接着玩了下去,手气果然好了起来,最好的时候他赢了1000元,可是不能走,大家订的时间是玩到天亮,玩到天亮时,刘松柏不但把赢的1000元吐出去了,还倒输了500元,12个月的教学质量奖全没了,怕回去交不了差,一大早跑到他开小卖部的妹妹那里求爹爹告奶奶般地借了600元填上,还千叮咛万嘱咐地叫他妹妹保密,不要给冬花说,也不要给任何人说,他保证半年之内一定还钱。回到家里,他如实对冬花说他昨晚打牌去了,冬花一听说他打牌去了,当时就气得脸铁青,恨不得将手中的正在扫地的扫把给他砸了过去,可是当刘松柏把1100无钱交给她时,她发现多了一百元,她以为这是刘松柏赢的,马上高兴地给已经睡熟过去了的刘松柏做早饭,两个荷包蛋加一个馒头。

为了还清那600元钱,刘松柏可是把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他中午借故不回家吃饭,以此为借口每月可得到100元的生活费,但是他每天中午都饿着肚子,一直到晚上才回家吃饭,好在他没有食言,半年他就还清了钱,只是这更加的让他觉得这社会的不公平了,假如他当了官,他还会这样吗?那些所谓的哥们还敢这样随便赢他的钱吗?

刘松柏,关于会计专业课程的介绍(图2)

4

从此恨死了麻将的刘松柏,在雨幕中穿过一条不长的青石板路,就走完了小小的磨坊镇。刘松柏工作的磨坊小学就在小镇尽头,就在散沙沟沟口的左侧,只要散沙沟发洪水,学校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冲击对像,每每让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家长们处于惊恐万状之中。每当雨季到来时,磨坊小学都是县委县政府直接点名的重中之重,每年会的议案里都提出来要搬迁磨坊小学的校址,但就是没见最后搬迁的那一天。的,当初也不知是谁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校址,简直就是纯粹的。

刘松柏来到学校,先到生活老师那里去了一趟,又来到还在上晚自习的六年级教室门口,同学们在上晚自习,赶着在统考前进行着最后一轮的全面复习,教数学的张老师在讲桌前批改着孩子们的作业,旁边站着一个孩子,认真地听着张老师的指点。刘松柏继续在校园四周转着,随手轻轻关上了一年级一班没关的窗户。他又到住校生宿舍里挨个查看了没有上自习的几个孩子。刘松柏是爱孩子们的,看着这些来自于高山远寨的孩子们,就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心中常常充满了无限的爱怜。

刘松柏寻查完后,确信没有什么问题了,来到办公室,记录下今天的值班日志,写完之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深深地做了一个深呼吸,轻轻地捶了捶有点胀痛的腰。

来到窗前,推开窗户,一股浓浓的潮湿空气扑面而来,雨还在不依不饶地下着,除了淅淅沥沥的下雨声外,夜幕下的磨坊镇显得出奇的安静,在这安静的表面现象下,仿佛隐藏着什么令人不安的危险,让人的内心深处有一种隐隐的焦躁不安,难道雨不会停下来?难道更大的暴风雨即将来临?刘松柏深深地吸了一口饱含氧粒子的空气后,又笑自己是不是有点太神经质了。

刘松柏,关于会计专业课程的介绍(图3)

5

正当刘松柏关好办公室准备离开时,远处传来了 “轰隆隆…”的几声巨响,这声音震天动地,格外的振耳,让人不寒而栗。听老人们讲过散沙沟在40多年前曾发生过特大山洪,那情境真的是惨不忍睹。难道今天历史的悲剧真的要重演了吗?凭着刘松柏在山区几十年的生活经验,他敢断定这声音就是特大山洪来了发出的。

特大山洪来了,这个大家极不愿看到的事实终于来了,想到地理位置相当危险的磨坊小学,刘松柏的神经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上。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命令,容不得多想,他立刻向一楼的住校生宿舍奔去。

“教师们快出来!快出来!特大山洪来了!特大山洪来了!”他边跑边大声地呼唤着。

住校生宿舍里已经进水了,有几位跑得快的老师也同时到达了。 “快!把大点的孩子们组织起往楼上带,小一点的就背着上楼。” 此时的刘松柏没有慌张,反倒显得很镇定,作为当时在场的岁数最大的老师,他理所当然地担当起了指挥者的角色。

特大山洪携带着乱七八糟的垃圾已经冲进了校园,校门被冲倒了,洪水瞬间就冲到了校园里的操场上,正凶狠地向住校生宿舍冲来。孩子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境吓坏了,有的站在床上动不了,有的不知道穿衣服,还有的哭着喊爹叫娘,还有一个同学吓得尿了裤子。

“快!大家赶快撒到楼上去。”在刘松柏的呼喊下,孩子们从恶梦中醒来,在教师们的带领下,相互帮助着向教学楼撒去。刘松柏从住校生宿舍撒出来时,左右手各牵着一个孩子,背上还吊着一个。

孩子们被安全地转移到学校教学楼上,马上清点人数。不好,少了两个女学生。大家还在万分着急不知该怎么办时,刘松柏已经冲下了教学楼,迎着特大山洪第二次冲进了住校生宿舍。他踩着洪水,顶着暴雨,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一块随着山洪冲来的木板撞在他的腰上,让他感到一阵巨烈的疼痛,他咬紧牙关坚持着,终于进了学生寝室,终于找到了那两个在床上吓得不知所措的学生,时间不能耽搁一分一秒,他像一只敏捷的雄狮,没有半点犹豫,冲到床前,抓住一个甩在背上,揽过另一个抱在怀里,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走出了学生寝室,这时,已有两个男老师来到门口接住了他们。

一个都不少,大家终于舒了口气。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山洪还在不断地涌进校园,眼见得教学楼也不安全了。刘松柏和教师们又把学生们转移到镇上地势较高的老供销社,第二次点名,在这个危急关头,一个也不能少。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山洪还在不断地向下肆无忌惮地冲来,显示着它的无穷威力,好像要把整个磨坊镇吞噬了一般,全镇的人都乱了,跑的跑,哭的哭,叫的叫…

刘松柏这时也想起了家,他也好想回家看看,虽说家里房子的地理位置比较高,但在这样的情境之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谁的心里不会牵挂呢?然而,在这个危急关头,他怎么能离开学生,离开大家呢?校长在县上参加紧急会议,走之前专门给他打了招呼的,说把磨坊小学就全权交给他刘松柏了,他要是在这个时候离开了的话,不是临阵逃脱吗?不是对不起校长吗?不是对不起党对自己的培养了吗?

刘松柏不再想其它的事情了,现在雨还在下,山洪也不见减小,他不断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变化,不行,老供销社已经不再是安全的地方了,现在必须把孩子们转移到位置更高,离散沙沟更远的磨坊中学去,他联系上了中学,中学的老师们也在寻找他们,在中学师生的帮助下,被困的孩子们安全转移到了中学,对学生进行了第三次点名,一个也没有少,也没有一个孩子伤亡。

刘松柏,关于会计专业课程的介绍(图4)

6

第二天,雨终于停了,特大山洪也终于停止了它那肆无忌惮的践踏,太阳出来了,照在那之后狼籍的土地上,这次特大山洪使磨坊小学受到了致命的冲击:学校厨房被夷为平地,学校教学楼、学生宿舍楼底层几乎被冲垮,学生寝室内的设施被全部冲毁、保管室内的财物也荡然无存、学校的几位教师也无家可归。然而,学生一个都没有少,老师一个都没有少,没有一个师生伤亡,这几乎成了一个神话,刘松柏就是这个神话的焦点,他成了这个神话中的无愧英雄。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饱含热泪,将一块写有“天地君亲师”的牌匾送到刘松柏的家里,感激他救了她的孙子。接着,县长来了,校长来了,紧紧握着刘松柏的手,激动得老泪纵横,各大新闻媒体来了,该来的省县级报社、电台、记者都来了,刘松柏同各个大人物们照像,各大报刊都登了他同各级领导人物的照片,各级电台一次又一次地报道了他的事迹,接下来就是参加各级各类的表彰大会,再接下来是刘松柏到各种类型各种级别的英模会上作报告。

最让刘松柏难忘的是那次的亲自接见,当着大家的面说,这样的英雄不用我们用谁?这样的英雄不提拔我们提拔谁?这两句话让他一直激动着,让他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回到小镇,他仿佛听到小镇上的人们都在悄悄地议论着他要提升的事,回到家里,冬花少有的温存也让他幸福得几乎窒息。

人们每每谈起他要提升的事,他总会笑呵呵地说,这是哪里的话呀,我只是做了点我应该做的事,哪能做点事就拿来作为本钱,向党和人民要官做呢?再说,组织上已经给了我足够的荣誉了,我还好意思再要?那是!那是!人们附和着。

刘松柏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急着哩,本以为老天给了这次机会,自己几十年来的宿愿该实现了,几十年来的梦该圆了,几十年来的恶气也该一吐为快了,这是苍天有眼,天不负我也!可是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耐心地等待着,也亲自到组织部去打听过,人家把他当英雄接待,提出什么要求都热情地帮着解决,唯独说到提升的事,话就陷入困境,要不就是支吾敷衍着他,后来刘松柏就再也不愿意去了,他不愿去接受那种沉默尴尬、令人难堪的局面。人们也不愿不敢再提起这事,因为从那以后,谁提他就同谁急。

不过,他在心底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等待着,一月、两月…,过去了,一年、两年…,也过去了,学校的学生走了一茬又一茬,来了一批又一批,学校也终于搬迁了,搬到了比磨坊中学还要高的地方,唯独刘松柏没有等到他要等待的。

从不喝酒的刘松柏开始喝酒了,上课时什么都不讲,只讲他的特大山洪,只讲他失去了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非常自责地骂自己真是笨得要死,没有抓住那次改变命运的天赐良机…,讲到动情处,还要绘声绘色地手舞足蹈一番,惹得学生们哈哈大笑。

学校拿他没法,只好让他管收发,守大门,可是只要有时间,他就开始象祥林婶那样到处找人听他讲那次可怕的的特大山洪,讲他那次可以实现梦想的机会。

(全文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松柏

常绿乔木,喜温抗寒,对土壤酸碱度适应性强,广泛分布于我国华北南部及华东地区,亦常用作园林作观赏树种。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对松树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常用松柏象征坚强不屈的品格,并把松、竹、梅誉为“岁寒三友”。松科是裸子植物中最大的一科,有10属,230种,主产北半球。我国有10属113种,分布遍全国,绝大多数为森林树种和用材树种,在东北、华北、西北、西南及华南地区高山地带组成大片森林,有些种类可供采脂、提炼松节油等多种化学原料,有的种类种子可食或供药用,有些可作园林绿化树种。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一款不错的爱车——奥迪A6L新能源

推荐一款不错的爱车——奥迪A6L新能源

现在市面上在售的汽车品牌数量繁多,车系更是数不胜数,让人眼花

华清宫景区要求残疾人展示残疾部位,或者用病态手法要求残疾人群体了

华清宫景区要求残疾人展示残疾部位,或者用病态手法要求残疾人群体了

文丨令狐卿近日,有西安市民向媒体反应,他们8月去华清宫景区游

求助,现在跟36岁的小儿子王程勇相依为命,63岁的穆桂田并没有放弃,儿子,期待儿子能够早一天好起来,

求助,现在跟36岁的小儿子王程勇相依为命,63岁的穆桂田并没有放弃,儿子,期待儿子能够早一天好起来,

都说祸不单行,家住五莲县街头镇于家丰台村63岁的穆桂田,早些

成为了皇马新一代的钉子户,他们二人在J罗和贝尔出走之后,那就是约维奇和马里亚诺

成为了皇马新一代的钉子户,他们二人在J罗和贝尔出走之后,那就是约维奇和马里亚诺

说实话,在西甲本赛季开赛之前,皇马在引进球员方面并没有做出过

最后一句我不会给你机会的,路晋向顾胜男求婚,在与程子谦的工作相处中

最后一句我不会给你机会的,路晋向顾胜男求婚,在与程子谦的工作相处中

近日,由陈畅执导,林雨申、赵露思、张晓谦、于欣禾、付嘉主演的

库克本周获得了,需工作到,2025,年

库克本周获得了,需工作到,2025,年

IT之家9月30日 外媒 MacRumors 报道,根据提交

10月份,舍弃前缘,特别是金牛座的旧爱,生活豁然开朗

10月份,舍弃前缘,特别是金牛座的旧爱,生活豁然开朗

白羊座白羊座乐观向上,朝着目标前进,在历史的潮流中留下了一个

央视综艺重磅推出中秋特别节目《中秋大会》

央视综艺重磅推出中秋特别节目《中秋大会》

中秋将至,佳节团圆。千百年来,中秋节形成的以团圆安定、丰收喜

小伙两次捐献干细胞救同一患者真相是什么?小伙两次捐献干细胞救同一患者时间过程详解

小伙两次捐献干细胞救同一患者真相是什么?小伙两次捐献干细胞救同一患者时间过程详解

能救一命是一命!女法官捐献角膜 两位患者将重见光明央视网消息

游客跳进网红粉黛花海拍照是什么原因?游客跳进网红粉黛花海拍照时间过程详解

游客跳进网红粉黛花海拍照是什么原因?游客跳进网红粉黛花海拍照时间过程详解

为了拍照 杭州“网红粉黛草花海”三天被踩毁 管理员种了三年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