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我的老班长

日期:2020-01-15 22:53: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85

原铁道兵东北嫩江基地机械连褚丽君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1)

再有几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了!每当这个时候总是会想起当兵的生活,想起许多战友,翻看旧时相册,看着相册里面的战友,虽然已经过去近五十年了!可战友的名字却不曾忘记,回忆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幸福快乐!看着这些往日熟悉的战友,那些往事仿佛刚刚过去不久。可是有一张照片我拿在手里却怎么也不想放下,那是我的老班长叶玉茹的照片,叶玉茹是我到嫩江后的第一任班长,这张照片是我1973年我退伍时候班长送给我的 ,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我回家后我们曾经有通信联系,可是后来却断了联系,这些年借助现代化的通讯技术,联系上许多战友,可是却始终没有班长的,我问了很多原来老部队的战友,班长的家是原来铁道兵八师的,我也问了八师的铁二代,也曾经在战友网上发出寻找班长的信息,可是都如石沉大海,毫无。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2)

我1969年9月从原铁道兵学校去原铁道兵嫩江农场,我们这些铁道兵子女作为知青分配在农场各个连队,男女知青分别在不同的连队,我分在原铁道兵九师四十三团十五连女知青排,知青排的建制和战士一样,排长也是知青,我分在十三班,班长叶玉茹。

叶玉茹个子不高,长的很瘦弱的样子,皮肤白白的,脸上总是带着笑,说话的时候很温和,即使批评别人的时候也是轻轻的慢慢说,她大概比我大四岁吧!对班里的战友像一个大姐姐。

1969年秋天,嫩江一直在下雨,地里都是积水 ,成熟的小麦大豆如果不及时收割回来就会烂在地里,因为地里形成内涝 ,机械无法下地作业,全连近万亩的小麦大豆都要人工一镰刀一镰刀的割回来,那些日子全连上下总动员抢收,我们知青也和战士一样,每天不分早晚的割麦子,割大豆,甚至下小雨也坚持下地收割。地里插遍红旗,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大家都比着干,割麦子的进度每天都有新记录,我们女知青虽然年纪小,又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活,可也不甘示弱,累的弯不下腰就跪在地上割。

那天早上起床时天就下着小雨,吃过早饭全连依然拿着镰刀下地了!一上午雨一直在下,到中午时候雨越下越大,连长只好下命令收工,麦子地距离连队远,连长为了节省时间,让大家坐在拉麦子的大卡车上回连队,我们干了一上午活,衬衣早已经湿透了!外面的衣服也让雨淋!坐在大卡车上让风一吹,从心里往外冷,回去后我开始发烧,休息了两天烧退了!我又开始和战友们一起投入紧张的收割。秋收结束了!已经是冬天了!我们早已经穿上了棉衣。有一天我感觉自己的两个膝关节特别疼,我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告诉班长,班长说让我看看,当班长看到我两个膝关节肿的又红又亮,用手摸上去很热,班长心疼的说,你怎么不早说,看到班长心疼着急的样子,听着班长大姐姐般的话语,我哭了!从那以后,班长总是对我多了一些关心,我也更加依赖班长,有什么心里话都和班长说,是班长帮我度过了离开家最初的日子。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3)

后排右二褚丽君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4)

后排左一叶玉茹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5)

1969年底我和班长一起调到巴彦的二分场,这里原来没有知青排,我们是从各个连队抽调来新组建的一个女知青排,由叶玉茹担任排长。从这一年底到1970年底我们全排在叶玉茹的带领下完成了各方面的艰苦工作。我们刚刚去的那年冬天主要是卸砖,在我们连队的里面还有两个连队,他们那年开垦出了三万两千亩土地,都种上了麦子和大豆,但是没有来得及盖房子,所以那个冬天部队都在准备第二年春天盖房子的材料,砖都是从几公里外的火车站拉过来,火车站的边上有一个连队,他们负责从火车皮上卸车再装到汽车上经过我们连队带上我们去三万二卸车,这个时候我们本应该可以在温暖的宿舍里面等着,按照事先排好的顺序去卸车,可那时候的我们各个班都不甘落后,都想多卸几车,于是不知道哪一个班带的头,我们不在宿舍等了!而是去拉砖的汽车必经的路上等,因为大家都想多卸车,设伏的地点也是离连队越来越远,看到拉砖的汽车来了!大家都抢着上去,虽然外面已经是零下近四十度的严寒,可大家没有一个叫苦的,都为班里能多卸车而高兴。在1970年的一年里,我们从春种到夏锄,从秋收到打场,样样工作完成的非常出色,冬天军事训练时候看到叶玉茹瘦弱的肩上背着冲锋枪,子弹带几乎把她的上半身遮住了!可她却一直跑在全排的前面,紧急集合时候我们从来没有落后过,这让连长对我们非常满意。虽然不在一个班了!可班长还是非常关心我,在那年的冬天,我的膝关节疼的更厉害了!可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治疗的方法,只能由连队的卫生员扎针灸,叶玉茹陪着我去找卫生员扎针,后来因为卫生员是男兵不方便,我向卫生员请教了扎针的穴位晚上睡觉前自己扎针。叶玉茹不仅在生活上关心我,也在思想上鼓励我进步,在班长的鼓励下我写了入团申请书,后来我入团时班长做了我的入团介绍人。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6)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7)

1970年底,我和叶玉茹一起去加格达奇铁道兵东北指挥部,担任大兴安岭建设成果展解说任务,叶玉茹是我们的班长。在那些日子里,虽然外面气温更低,最低气温曾经监测到零下五十多度,可我们每天还是去外面练声,背解说词,半年后我们完成任务回到嫩江,回来后我们解说班的九个女兵一起分配到机械连。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8)

解说班战友,后排右一叶玉茹,左二褚丽君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9)

前排左一褚丽君,后排右一叶玉茹

想起我的老班长(图10)

后排右二褚丽君,前排左二叶玉茹

从1969年9月到我1973年三月退伍离开嫩江我和叶玉茹一直在一起,叶玉茹在我的心里早已经不仅仅是战友了!更是我的亲姐姐一样,在我离开家最初的日子里给我温暖,在我有病的时候给我安慰,在我想家流泪的时候拉着我的手陪着我,在思想上鼓励我进步,是我到嫩江的第一任班长,也是陪我最长时间的大姐姐,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忘记我的老班长,只要看到原来老部队的战友就向他们打听班长的,可是没人知道,这让我很难过,从1969年到现在已经五十年了!可我从来没有忘记我的老班长,老班长你在哪里,这些年你还好吗?班长我非常想你,我曾经无数次想象着我们见面的那一天的情形,也在心里想着见面时候对你说的话,可老班长你又在哪里?

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我想起了老班长,我的老班长,你还记得我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班长

班长,通常有4种:军队中的班长、学生干部的班长、领导班子的班长和工厂车间里的班长。引申为一定组织成员的领导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领导班子的第一负责人,也被称为“班长”。这种称呼,既有谦逊的含义(因为班长是一个很低的职务),又有传统文化中“将将”(统帅各将,即管干部)的意味。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降级区游走4队相差4分,赛后西班牙人晒出更衣室大合影,拿分的重中之重

降级区游走4队相差4分,赛后西班牙人晒出更衣室大合影,拿分的重中之重

北京时间1月20日凌晨,多场西甲焦点战上演,这也是本赛季西甲

程序员应该如何设计更优雅的Token认证方式? 基于Token的认证 jwt 头部 Payload Signature 写在最后

程序员应该如何设计更优雅的Token认证方式? 基于Token的认证 jwt 头部 Payload Signature 写在最后

基于Token的认证通过上一篇你大体已经了解session和

作为首发大将的孙悦,输球的北控已经遭遇两连败,积分排名排在第八

作为首发大将的孙悦,输球的北控已经遭遇两连败,积分排名排在第八

CBA联赛第29轮比赛已经全部结束。客场作战的北京北控和浙江

这些软件很可能是你最亲近的人给安装的,你的微信

这些软件很可能是你最亲近的人给安装的,你的微信

而这种几百元的监视软件就这样被装进了你的手机中,你甚至找不到

英超BUG,这位23岁英超主力前锋,场上3项数据无愧巴萨青训精品

英超BUG,这位23岁英超主力前锋,场上3项数据无愧巴萨青训精品

其中阿达玛-特拉奥雷的发挥则是非常吸引人,这位23岁英超主力

以上这三款1300左右的千元机,性能可以媲美旗舰机,你有没有入手了呢

以上这三款1300左右的千元机,性能可以媲美旗舰机,你有没有入手了呢

科技秘曝1月19日,近年来,千元机的配置越来越像旗舰机的配置

帮助大家快速集齐五福,所以平均下来一人也不过是3块6毛钱左右,网友评论很真实

帮助大家快速集齐五福,所以平均下来一人也不过是3块6毛钱左右,网友评论很真实

当然了,目前依旧还是有部分用户没有集齐五福卡片,因为“敬业福

意甲实时积分榜如下,尤文最终2比1获胜

意甲实时积分榜如下,尤文最终2比1获胜

意甲战报+最新积分榜,C罗梅开二度尤文2比1帕尔马,甩开国米

iOS13.3.1,基带问题在某些机型上还是有所好转,是否值得更新

iOS13.3.1,基带问题在某些机型上还是有所好转,是否值得更新

果师兄科技资讯:1月15日,苹果推送了iOS13.3.1版b

说是插电脑上不识别,拆开找下原因,用了比预想的简单的多的精力

说是插电脑上不识别,拆开找下原因,用了比预想的简单的多的精力

客户拿了块移动硬盘来修,说是插电脑上不识别,无法使用,里面数